首页 > 另类小说 > 【秦时明月之凤翔九天】(01-03)【作者:一个人】

字数:1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少司命的靴下虐杀!

  密林深处,被帝国军队和阴阳家高手联合追杀的墨家弟子早已筋疲力尽,只是心中的信仰还在支撑着自己朝着目标前进。微风拂过,一片树叶飘然而落,对于家人的思念让男人有感而发,伸出手想要去接住那片树叶,只是,顷刻之间,树叶宛如刀锋般划过脖颈,只觉得喉头一甜,瞪大了双眼的男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瘫软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与此同时,被墨家众人忽视的树颠之上,一袭紫色长发及腰梳着齐刘海的少女宛如女神般俯视着脚下众生,紫色面巾遮掩着的俏脸让人想入非非,紫色长裙搭配着那双紫色丝袜再加上包裹着美腿的紫色长靴,充满了神秘诱惑的紫色少女就是近段时间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阴阳家少司命!

  紫色面巾之下的美艳俏脸勾起残忍的笑意,印有特殊符咒印记的及肘紫色露指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相互交叠间晦涩的咒语控制着无数的树叶朝着墨家众人飘散而去!「啊……!啊……!!」凄厉的惨叫声后,十几位男子浑身满是伤痕的痛苦倒在地上,宛如刀锋般的树叶精准的避开了身体的要害部位,只是身上没有一丝好肉的他们就像是被凌迟了一般!鲜血淋漓根本看不出曾经是人,痛苦的痉挛着等待着鲜血流干死亡来临!

  「告诉我你们此次行动的目的,我就赏赐你痛快的被我踩死……!」

  少司命飘然而至,抬起的紫色长靴悬在其中一位男子的头顶,气若游丝的男子拼尽全力抽出腰间的匕首,对着少司命的玉足就刺了过去!「找死……!」不屑的冷哼一声,少司命的动作更快,玉足猛的跺下,尖利的靴跟瞬间就刺爆了男子的眼珠,浅尝即止的一踩快速抬起靴跟,任由着男子在地上痛苦挣扎,朝着另外一位男子漫步而去!

  「看样子你也不想说是吗?」遮掩在紫色面巾之下的妖艳俏脸可爱的一偏,紫色长靴对着男子的裆部就是一脚踩下,用力一碾瞬间将男子的下体踩烂,瞥了一眼晕死过去的男子,少司命另外一只玉足伸到男子的眼眶边。「就这样晕死过去可不行哦……!要痛苦的慢慢死去……!」靴跟精准的踩爆男子的眼珠,被疼醒的男子用仅剩的那只眼珠哀求般的仰望着眼前高高在上的少女,渴望着那双性感长靴可以快点结束自己卑贱的生命,只是,少司命看都没看他一眼,脚踩着紫色长靴朝着那位唯一毫发无损的少年优雅的走去……

  呆若木鸡的少年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目光不自觉的看向那双充满了魅惑光泽的紫色长靴,靴口之上掩映在紫色丝袜内的修长美腿更加让他意乱神迷。对于这一切早就见怪不怪的少司命伸出白皙的芊芊玉手挑逗般的捏着少年的下巴,露出在紫色面巾之外充满了灵性的双眸四目相对间嘴里的咒语更是萦绕在少年耳畔。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本想着抵抗的少年双膝一软就直接跪在了少司命脚下,像条狗一样匍匐着,伸出舌头舔舐着少司命靴底的脏污!

  「真是条好狗,不过我还是要踩死你……!」等到少年为自己将靴底舔干净之后,少司命玉手捏成兰花指状,一片片的树叶在她指尖旋旋而起,玉手轻挥,宛如刀锋般的树叶精准的割开了少年裆部的裤子。下意识的想要用手挡住,可身体早已被少司命用秘术控制,红肿坚挺的小弟弟裸露在空气中,正对着少司命无助的颤抖着!

  厌恶的皱了皱眉,紫丝美腿朝后一带,高跟靴精准的一脚正踢到少年的裆部!「嗯……!!」身体已经完全被少司命控制的少年只能是徒劳的呻吟着,卑贱的小弟弟挨了一脚后非带没有软下去,反而变得更加坚挺!紧接着又是一脚,只是这一脚是正对着少年的子孙袋!『噗』的一声,蛋蛋瞬间被那双性感的紫色长靴踢爆,与此同时,混合着蛋蛋残渣的精华顺着少年的小弟弟源源不断的飞溅而出,没想到少年如此不禁踢的少司命措不及防之下被那浓稠的液体喷沾染到了高跟靴上!

  又是一脚将少年踢到地上,居高临下的少司命傲然站立着,将自己的高跟靴挪到少年的嘴边,只是「嗯」了一声。下体已经被废掉,可卑贱的小弟弟还在不受控制的喷射着精华的少年眼神灼灼的欣赏着眼前这双带给自己无尽痛苦和回忆的高跟靴,鼻息间的空气中除了泥土的气息外还混合着少司命高跟靴内飘散而出的幽香,胸腔已经被少司命一脚踢断的他努力的将脑袋挪了过去,带着虔诚的心情,张开嘴将沾染着自己精华的高跟靴舔干净之后,气若游丝的哀求道:「求求您~ !求求您踩死我……!!」

  「可踩死你会弄脏我的高跟靴呢……!!不过你既然想要被我踩踏,那我就满足你这个卑贱的愿望吧……!!」遮掩在紫色面巾之下的魅惑俏脸粲然一笑,玉足轻点,少司命直接踩踏到了少年的身上,踮起玉足没有用靴跟去踩踏,而是用前脚掌部分一脚一脚的跺踩着,高跟靴下的少年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少司命的高跟靴全都避开了要害,将他的四肢和胸前肋骨全部踩断!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只箭正对着少司命射了过来,快速簇拥着的树叶为少司命挡下了这一箭,紧接着一位看样子和少司命年龄差不多的男孩操控着手中的连射弓弩对着少司命攻击,下意识双手结印,男孩露出的破绽太多了,少司命只需玉手轻挥顷刻之间就可以让男孩粉身碎骨,带着强烈杀气的树叶在即将触碰到男孩的瞬间,少司命双眸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玉足轻点,赏赐少年的下体被自己一脚踩烂,而后飘然而去,不自量力的男孩以为少司命是害怕自己的实力,立功心切的他快速追了过去。

  「天明……!小心……!!」跟在男孩身后一身雪白的是墨家头领之一的雪女,性情冷淡的她看着自己脚下那生不如死的同伴,稍一犹豫,挥舞着手中长剑,直接结束了那些宛如被凌迟了一般的墨家弟子,他们已经没救了,与其生不如死的等待死亡来临,不如自己给他们个痛快,雪女如此安慰着自己。而后发现了那位似乎还有可能被救活的少年,只是少年艰难的用自己被少司命踩断的双手死死地抓着雪女那双洁白的高跟靴,气若游丝的哀求道:「雪女头领……!求求你~ !踩死我……!踩死我……!!」

  一向爱干净的雪女厌恶的皱了皱眉,少年那沾满了泥土的手弄脏她的高跟靴了!「既然你这样哀求我,那我肯定满足你的愿望啊~ !只是你的狗爪子弄脏了我的靴子了,你说该怎么办呢?」嘴里满是被少司命高跟靴从胸腔踩出的鲜血,少年拼尽全力的伸出舌头想要去舔雪女洁白的高跟靴,只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生性薄凉的雪女抬起高跟靴,猛的一脚跺下,坚硬的靴底毫不留情的瞬间将少年的脑袋踩爆了!脑浆混合着头骨残渣从雪女的高跟靴底部飞溅而出「狗东西,要死了都还弄脏我的靴子……!

  密林深处,刚才去追少司命的天明此时已经被不知名的藤蔓缠绕住了四肢,整个人呈大字的被强制性拉开,戴着紫色面巾的少司命饶有趣味的欣赏着天明努力挣扎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白皙的芊芊玉手挑逗般的伸出捏着天明的下巴。「放开我~ !有本事和我正大光明打一场~ !!」冰冷柔滑的触感让天明很是不习惯,一身紫色的少女虽然戴着紫色面巾可却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摇了摇头驱散了那些奇怪的沉滓泛起,趁着少司命不注意,天明猛的张开嘴对着那修长白皙却可以结出让无数人魂飞魄散符咒印记的手指。  天明自以为隐蔽的一举一动都被少司命看在眼里,就在天明的牙齿即将咬到她手指的瞬间,紫色长靴力道刚刚好的一脚踢出!「啊……!!」疼得翻白眼,裆部被少司命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一脚踢中,好在少司命喜欢穿这种前端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不轻不重的一脚带来的疼痛感刺激得天明倒吸一口凉气,疼痛感还未消散,裆部又传来一阵酥麻的快感!低头看去,少司命的芊芊玉手正隔着裤子揉搓着天明那挨了一脚非但没有软下去反而变得越发坚挺的小弟弟!

  「你~ !你个女流氓……!松开……!!」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那感觉是真的舒爽啊!少司命的手指动作还略显生疏,只是隔着裤子用指尖去感受着天明膨胀到了极限小弟弟的轮廓,泛着淡紫色光泽的双眸露出一丝惊喜,轻声的自言自语道:「想不到也有这么长了啊……!」享受着少司命手指带来的极致酥麻快感,天明却清晰的看见几位墨家弟子正悄无声息的靠了过来,潜意识的他想要提醒眼前的少女即将来临的危险,可她明明是自己的敌人啊?

  双手按压在天明的肩膀上,抬起的美腿用膝盖部分揉搓着天明裆部撑起的大帐棚,少司命微微撩起遮掩着俏脸的紫色面巾,只可惜天明的身体已然被她控制,耳畔萦绕着温润的气息「好好的看着,看我是怎么踩死他们的~ !」以为少司命没有防备,看准这个机会,三位墨家弟子不约而同的拿起短刀砍向少司命!
  一片片绿色树叶宛如飞刀暗器般朝着三人飞来,只是感觉到四肢有些酸麻,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三人已经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四肢早已被树叶给废掉了,而裆部更是割开,疲软的小弟弟裸露在空气中,一丝凉风拂过,低垂着的子孙袋急剧的收缩着!

  「又是些不自量力的东西啊~ !该怎么踩死你们呢?」脚蹬紫色长靴,少司命那双掩映在紫色丝袜内的美腿亦步亦趋的朝前漫步着,用高跟靴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男人两腿分开,瞥了一眼他裆部那疲软的小弟弟,「好小的狗鸡巴啊……!不如来试试可不可以变得更大呢……!」抬起的美腿朝前一伸,坚硬的靴底精准的踩踏在了男人的小弟弟上,踮起玉足快速的揉搓着,隔着高跟靴感受着那贱根的变化。

  「嗯……!嗯……!!

  冰冷且布满了防滑纹的靴底直接揉搓着疲软小弟弟,那是男子以往从未享受过的极致快感,面红耳赤的呼吸着,努力想要将那只高跟靴挪开,可他的四肢早就被废掉了,只能是徒劳的蠕动着身体,看上去更像是在配合着少司命高跟靴的玩弄!隔着高跟靴少司命也察觉到了脚下男人贱根的异样,她可不喜欢男人的精华弄脏自己的靴底,快速的抬起靴子,没有了压迫,那根红肿坚挺,还残留着少司命靴底防滑纹印记的红肿小弟弟一柱擎天般的坚挺着!

  急促呼吸着的男人已经被下体的酥麻快感带上了天堂,回过神来却看见少司命的高跟靴已然在高高抬起,优雅的扭动着玉足,靴底正对着自己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的男人连忙哀求着「不~ !不要……!」拼尽全力的扭动着身体,想要逃离这个刚才带给了自己无尽欢愉的高跟靴,只是已经迟了!
  「啊……!!!」如野兽般垂死挣扎的低鸣,少司命的高跟靴竟然的直接对着他高耸的小弟弟就踩了下来,隔着高跟靴少司命只觉得一个坚硬的物体妄图抵抗自己的靴子,坚硬如铁的小弟弟瞬间被直接踩爆!肉棒和蛋蛋的残渣顺着少司命的靴底飞溅而出,朝前伸出美腿,另外一只高跟靴靴跟精准的踩进了男人的喉咙处,稍微挣扎了几下,男人顷刻之间就被少司命的高跟靴活生生的踩死了!
  踏着优雅的步子,少司命走到了另外一位男人身边,刚才见识了自己的同伴被少司命残忍踩死,男人的裆部那卑贱的小弟弟竟然是红肿坚挺着,似乎在等待着少司命高贵靴子的踩踏玩弄!「狗鸡巴也想被我踩烂吗?」紫丝美腿慢慢的朝前伸出,紧绷着的玉足将男人坚挺着的小弟弟朝后一勾,紫色长靴径直将那红肿的小弟弟踩到子孙袋内,膨胀到了极限的小弟弟将子孙袋内的两颗蛋蛋挤压到一边。

  没有给男人享受的机会,少司命踮起玉足用力一碾,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和躁动不安的蛋蛋都被瞬间踩扁,深陷进少司命靴底的防滑纹内,将自己全部的体重施加到靴底,一个优雅的转身!『噗』的一声,蛋蛋的残渣混合着精华顺着那被踩扁的小弟弟飞溅而出!

  「这么快就追来了吗?真是无趣啊……!」

  猛的一脚踩在男人的胸膛,强大的力道瞬间将男人踩死,身体朝前倾倒一口鲜血还来不及突出,男人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少司命柔若无骨的飘到天明身边,双手结印对着天明的胸口轻柔的一点,略带着挑逗意味的说道:「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像条狗一样匍匐在我脚下哀求着我踩踏揉虐你……!」
  胸口一阵沉闷,等到雪女赶来的时候少司命早已消失不见了,而雪女也只是解开了束缚着天明的藤蔓而已,走到那位还在挣扎的墨家弟子身边,将自己刚才沾染了血污的洁白高跟靴伸到他嘴里,冷冷的命令道:「舔……!」

  第二章、榨精虐杀游戏!

  就在少司命游戏般的虐杀墨家众人的时候,隐藏着阴阳家最终秘密的蜃楼之上,与少司命齐名却更加性感妩媚的大司命正在进行一场不为人知的另类虐杀游戏,这场游戏只有唯一一位观众,『东皇太一』!。

  一袭血红色的皮质女王装将大司命凹凸有致的娇躯承托得更加诱人,长及大腿根部的红色高跟靴性感而残忍,因为修习秘术而变得让人不寒而栗的芊芊玉手指尖突然长出的五厘米指甲渐渐褪去。地上摆放着三具伤痕累累的男尸,他们都是被那双高跟靴的主人活生生的踩死,当然了,无一例外,裆下早已空空如也,原本堪称巨大的小弟弟在高跟靴的无情跺下折磨之下已然变成了一滩烂泥!,「东皇大人可还满意?」

  稍一欠身,大司命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眼神中的厌恶,不远处的高台之上,阴阳家的主人,『东皇太一』还沉浸在刚才的血腥榨精虐杀之中,黑色长袍之下遮掩着的双手快速用一双月神换下的丝袜撸动着自己那欲罢不能坚硬如铁的小弟弟!他的这个爱好在阴阳家的几位女性首领中人尽皆知,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让月神、大司命、少司命来为自己表演各式的虐杀奴隶游戏。只是今天,『东皇太一』似乎还不太满意,「继续~ !把剩下的奴隶全部带上来~ !」

  「可是东皇大人,我的丝袜都已经被汗水给沁湿了,不如让月神来为您进行接下来的表演吧~ !」本想着找给借口赶紧离开,大司命本性阴狠残忍,喜好虐杀男人不假,可每次在『东皇太一』面前按照他的要求表演虐杀游戏都让她感到很不爽,可没想到她的话却更加激起了『东皇太一』的兴趣!「那正好啊~ !被香汗沁湿的丝袜想必一定会让我更爽的~ !」

  万般无奈之下大司命只能是将那双在靴子里唔了大半天的白色丝袜丢给了『东皇太一』换上一双新的红色丝袜之后,三位赤身露体的男人也被带了上来,而『东皇太一』迫不及待的将大司命刚刚换下的丝袜团成一团挪到鼻子边,急促的呼吸享受着丝袜散发出的浓烈幽香。

  而心情更差的大司命脚蹬高跟靴朝着那三位瑟瑟发抖的男人漫步而去,只是这时的大司命没有觉察到其中一位男子看向自己时的复杂目光,高高在上等待欣赏表演的『东皇太一』更是闭上眼听着高跟靴踩踏在地面上发出『哒哒哒』的诱人声响……

  稍微平复自己的心情,修行秘术而变得血红并且泛着晦涩符咒的芊芊玉手优雅伸出,指尖可以顷刻之间将敌人开膛破肚的五厘米指甲再次长出,诡异却带着另类诱惑的修长手指对着其中一位男人勾了勾,语气中充满了无限诱惑的说道:「你~ !滚过来舔我的靴子……!」,寂静的房间内可以清晰的听见三位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而裆部那渐渐地膨胀起来的小弟弟更是出卖了他们的真实想法。强忍着想要直接动用法术将他们虐杀的欲望,大司命以靴跟为支点,翘起玉足,长及大腿根部的血红色高跟长靴慢慢的扭动着,轻启玉齿继续说道:「来啊……!滚过来舔啊……!」

  刚才被大司命指着的那位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像条狗一样快速的爬了过来,充满了欲望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双性感的高跟靴,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可就在他的舌尖即将触碰到大司命高跟靴的瞬间,翘起的玉足猛的踩下!「呜呜呜……!呜呜呜……!!」完全的措不及防,男人的舌头高跟靴的前端踩住,拼尽全力的想要抽回舌头,可换来的却是大司命更加残忍的扭动玉足,柔软的舌头已经深陷进大司命靴底的防滑纹内了!

  「刚才不是让你滚过来吗?谁允许你爬过来的?该死的东西……!」柔软的舌头踩在脚下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男人却觉得就像是有人要活生生的把自己的舌头拔掉一般,因为舌头被大司命的高跟靴前端踩踏着,他的脸完全贴合着大司命的高跟靴足背部分,额头更是抵住了大司命的脚踝,双手下意识握着包裹在高跟靴内的纤细脚踝,企图将性感威严的高跟靴挪开!

  男人的举动更加激怒了大司命,「把你的狗爪子挪开~ !」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根本没有听见大司命的话,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另外一只高跟靴已经正对着他的手腕踩了下来,骨头碎裂的声音响彻偌大的房间。「啊……!!」本已疼得晕死过去的男人凄厉的惨叫一声,舌头都几乎被连根拔出,喜好虐杀也极为善于虐杀男人的大司命怎么可能会让他晕死过去?这一切都是大司命为了高台之上的『东皇太一』而进行的表演!更为为了大司命内心深处那个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仅仅是这样的玩弄根本不能激起大司命的兴趣,包裹在长及大腿根部高跟靴内的美腿快速抬起,尖利的靴跟正对着男人的太阳穴部位就是猛的一脚跺下!高台之上的『东皇太一』呼吸急促加快,眼神灼灼的欣赏着大司命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一点一点的顺着太阳穴插进了男人的脑袋里!被踩废了双手的男人徒劳的扭动着身体,此时从『东皇太一』的角度看去,更像是大司命穿着平底靴踩在男人的脑袋上!

  隔着高跟靴享受着男人垂死挣扎的快感,与此同时,男人裆部红肿坚挺的小弟弟在如此残忍的折磨虐杀中竟然也达到了高潮!「哎呦喂~ !狗鸡巴都这样还想射吗?」火红色的芊芊玉手伸出,不远处的火炉子里烧得通红的烙铁凭空飞了过来,大司命拿着烙铁对着男人的裆部猛的按了下去!

  「哦……!哦……!!!」就像是垂死挣扎的鱼一样,男人拼尽全力的扭动着身体,『吱吱吱』的声音那是他的下体快速被烙铁碳化,屋子里飘散着阵阵肉香!快速的将烙铁拿起,男人的一颗还未完全被火焰融化的蛋蛋还沾染在上面,厌恶的皱了皱眉,随手一丢,洛铁再次进入了火炉子内等待着下次的使用。
  更加低垂的呻吟声居高临下的传来,『东皇太一』变态的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着堪称巨大的小弟弟源源不断的飞溅而出,顷刻之间就将月神换下的丝袜完全沁湿,随手拉过一位侍女,强迫性的将她塞到自己裆部,侍女心领神会的将『东皇太一』的小弟弟含着,只是那东西太过巨大,『东皇太一』的欲望也极为强烈,猛的朝前一挺腰身,近乎三十厘米长的小弟弟直接塞进了侍女的喉咙深处,源源不断的精华滚进了侍女的胃里,喉咙处下意识的吞咽产生的强烈压迫感更是让『东皇太一』欲罢不能,更加急促的呼吸着手中那团大司命刚刚换下的丝袜,急迫的催促着「快~ !继续虐杀~ !继续啊……!!」
  「你~ !滚过来……!!」

  将自己脚下被踩死的男人一脚踢飞,被大司命诡异手指指着的男人吓得瑟瑟发抖,惊叫一声后竟然是妄图逃跑。血红色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指间旋旋而出,虽然在努力朝着门口逃跑,可男人却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倒退,直到大司命那弯成爪状的芊芊玉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为止!
  修习秘术不仅让大司命的芊芊玉手变成了红色,而且她那长达五厘米的指甲更是有毒!浅尝即止的一爪之后,大司命收回了手指,在男人的肩膀上留下五个冒着深紫色雾气的血洞,而诡异的神秘符咒更是顺着伤口快速的蔓延全身,挨了一爪并且中毒的男人慢慢的转过身来,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大司命脚下,眼神变得呆滞而充满了欲望的神色,裆下那红肿坚挺的小弟弟更是不受控制的剧烈膨胀着,下体处阵阵尿涨的快感如涌浪般袭来,男人再也忍不住了,竟然是扭动着身体带动着裆下坚硬如铁的小弟弟企图去摩擦大司命的高跟靴!

  「来呀~ !要是你的狗鸡巴可以触碰到我的高跟靴,我就赏赐你在我脚下尽情喷射啊……!」掩面轻笑,优雅的扭动着玉足,引诱着已经中了自己毒液的男人用小弟弟来抽插自己的高跟靴,每次在男人的小弟弟即将触碰到她高跟靴的瞬间,大司命都极为娴熟的将玉足挪开,时而还会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靴去拍打男人的脸,已经彻底沉沦的男人贪婪的呼吸着大司命高跟靴内飘散而出的幽香,裆部那红肿小弟弟已然是爬满了青筋,显得卑贱而丑陋!

  等到男人的身体上印满了和大司命火红色的芊芊玉手一样的符咒,大司命停止了这个残忍的游戏,男人裆部的小弟弟不受控制的膨胀到了让人惊叹的程度,仿佛只要轻柔的一脚就可以踢爆一般!双眼满是血丝,低沉急促的呼吸间男人叉开双腿等待着!只是大司命的目光一直盯着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犹犹豫豫间男人挪动双膝猛的朝前一挺腰身,红肿敏感的龟头部分直接抵住了她的高跟靴!
  『滋滋滋』浓稠滚烫的精华源源不断的飞溅喷射而出,心满意足的男人快速扭动着身体,带动着自己的小弟弟顺着大司命的高跟靴上下摩擦着,回过神来的大司命厌恶的皱起眉头,男人的精华已然是射到她的高跟靴上到处都是,浓稠的液体顺着皮质的高跟靴朝下滴落!「该死的狗东西~ !」弯成爪状的芊芊玉手一爪抓住男人的脑袋,五厘米长的粉嫩指甲直接插进了男人的脑袋里,与此同时,两只高跟靴相互交替朝前踢踏着!「哦……!哦……!!」已经感受不到疼痛,身体都完全麻木的男人在极致的舒爽中被大司命的高跟靴活生生的踢死,直到完全死透,他的小弟弟还在喷射着精华!

  东皇太一也将自己胯下的女婢踢开,更加巨大的小弟弟从被自己精华憋死的女婢嘴里抽了出来,快速而熟练的将大司命换下的丝袜包裹着自己的小弟弟,继续快速的撸动间欣赏着接下来更加精彩的好戏。「快啊~ !还剩下最后一个,踩死他……!!」

  出乎意料的,在东皇太一的催促声中,喜好虐杀奴隶的大司命却没有动,看淡世间的双眸泛着泪花。反而是不远处那位男人,目光坚韧,身体却团成一个球状滚到了大司命的脚下,一切都像是当年,她和他的嬉戏打闹一般,只是此时,大司命已然变成了可以随时将他踩死的女王!被废掉了功力的男人气喘吁吁的匍匐在大司命的脚下,自己曾经的恋人,为了隐秘的目的而独自一人进入阴阳家,由一个小侍女一路成为阴阳家的首领,历经了多少苦难?谁人可知?

  讨好般的用脸去蹭着大司命的高跟靴,不经意间的抬头,嘴里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别让我受太多痛苦,踩死我,最好是让我在死之前可以尽情的射出来,好吗?」回过神来的大司命轻柔的摇了摇头,可是在东皇太一的催促下,她还是猛的一爪抓住了男人的肩膀!「啊……!!」指尖的毒液带着可以减轻痛苦的功效,这也是大司命能够为曾经的恋人做出的最后补偿了,为了那个目标,她可以舍弃一切!

  抬起的高跟靴半悬在空中,深吸一口气,正对着男人剧烈膨胀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跺下!浅尝即止的一脚直接将男人的小弟弟踩扁而后抬起高跟靴,紧绷着的玉足抵住男人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布满了凹凸花纹的高跟靴前端优雅的扭动见到带着强烈的诱惑,酥麻的快感配合着在体内快速弥散的毒液让男人精关大开,一股股浓稠的精华从马眼口飞溅而出!

  「啊……!!」为了让男人更加享受,大司命又是一爪抓住了男人的另一个肩膀,五厘米长的指甲深深的插进了皮肉内,催动内力,超大剂量的毒液快速注射到男人的体内,此时的男人脸上都泛着深紫色了!浓稠的精华沾满了高跟靴,大司命的高跟靴前端顺着男人突出的尿道朝下,毫不留情的跺踩到了子孙袋上!『噗』的一声,两颗蛋蛋直接被踩烂碾碎,混合着蛋蛋残渣的精华再次飞溅而出,只不过这次的浓稠液体喷射到了大司命的皮质女王装上也到处都是!

  「就是这样……!继续踩死他……!嗯……!!」欣赏着自己炮制的一幕,东皇太一很是得意,快速的撸动间大司命换下的被香汗完全沁湿的丝袜带着致命的诱惑将他小弟弟带上了天堂,低沉的呻吟一声,源源不断的精华也喷射了出来。高徒之下,大司命一脚一脚对着男人的裆部踩踏着,凭借着意念,男人努力的抬起头欣赏着恋人施虐的模样。心满意足的东皇太一将被自己精华完全沁透的丝袜随手一丢,拉过一旁的女婢塞到自己胯下,任由着女婢含着自己的小弟弟跟着自己爬了出去,快速的抽插间,又是一股浓稠的精华射进了女婢的嘴里!

  『东皇太一』早已离去,大司命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刚才被自己亲自踩死的男人,用力的摇晃企图唤醒他,可惜,挨了她两爪还被她用高跟靴活生生的踩烂下体的男人没有丝毫反应,只是脸上还带着心满意足的笑意!

  往昔的一幕幕宛如沉滓泛起般浮现在眼前,如鲠在喉的大司命双手快速的结印,晦涩的符咒在空中浮现,快速的覆盖着男人的身体,弯成爪状的芊芊玉手猛的用力一捏,一缕缕魂魄顺着男人的身体飘散而出,大司命叉开双腿,引诱着自己恋人的魂魄进入自己春潮泛滥的蜜穴内,心里却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到凤翔九天的秘密,然后用尽世上最为残忍的刑罚去折磨虐杀东皇太一』!

             第三章、隐秘往事

  「我不服……!我不服……!

  农家蚩尤堂下,原本的堂主田虎赤身露体的躺在地上,身上满是鞭痕,一根细长的铁链子从他的双肩琵琶骨穿过,而铁链子的另一头则是被永久性的封死在了蚩尤神像内。裆部原本堪称巨大的小弟弟更是被一个特征的金属质地类似于贞操带样的套管包裹着,套管内布满了细小的钢针,只要田虎的小弟弟稍一膨胀,钢针就会直接刺破他的小弟弟!更为残忍的刑罚在看不见的角落,也称得上是一代枭雄的田虎后庭菊花内被强塞进了一双女性的鞋子!

  『哒哒哒』高跟靴踩踏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本已挣扎得筋疲力尽的田虎怒吼一声目光死死地盯着门口。厚重的铁门被轻柔的打开,依旧是那副平静如水样子,已经即位成为侠魁的田家大小姐田言打扮得却分外妖娆,身披一袭半透明的黑色轻纱,平日里裹得严严实实的妖娆娇躯若隐若现间充满了让田虎都欲罢不能的魅力,裆下的小弟弟渐渐地有了反应,可贞操带内的钢针却提醒着他眼前女人的极端危险!粉嫩的蜜穴就这样裸露在空气中,修长笔直的美腿被一双白色及膝高跟靴包裹着直到大腿根部!

  「二叔你有什么不服的?输了就是输了~ !再说了,我不是没有杀了你吗?」
  没有丝毫表情的精致俏脸就是田言对于所谓二叔的莫大讽刺,吃尽了苦头的田虎蓄势待发,等待着脚踩高跟靴的田言走得离自己更近一些。此时的他已然知道,平日里柔柔弱弱的侄女实则堪称农家第一高手,她很好的将自己的野心和欲望都隐藏在充满了看似与世无争的日常中!「啊~ !!」如野兽垂死挣扎的一声怒吼,田虎拼尽全力的朝前一扑,指尖距离田言的美艳俏脸近在咫尺,可将他琵琶骨洞穿的铁链也在这个时候完全绷紧!带着不甘,田虎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啧啧啧……!二叔你这是何必呢?看样子得把你的四肢都踩烂你才会老实吗?」抬起的高跟靴顺势就踩到了田虎的手指上,田言踮起的玉足慢慢的碾踩着,隔着高跟靴享受着一点一点将二叔手指踩扁,进而踩烂碾碎的过程!凄厉的惨叫一声,自尊心极强的田虎强忍着疼痛,另外一只手死死地住着田言的脚踝,企图将那双高跟靴挪开,只是他越是这样就越会激起田言的虐杀欲望!将自己本性隐藏了多年的田家大小姐此刻渐渐地将自己嗜血的本能展现了出来。

  「对了,二叔你还不知道吧,这双靴子可是侄女为了您而特意做的哦……!靴筒部分是用您的儿女,也就是我的堂弟堂妹的皮做成的……!我可是亲自将他们的皮给活剐了下来的呢……!」已经将田虎手指一根一根全部踩断的田言收回了高跟靴,在绝望的田虎身上摩擦着,将自己靴底沾染的血污擦拭在田虎身上,稍一沉吟继续说道:「可他们的皮不够啊~ !好在二叔你在外面还有很多私生子,所以我就让人把他们全都请回了田家,也算是认祖归宗了,这下子做高跟靴的原材料可算是找齐了,真的是谢谢二叔了……!!」

  「杀了我……!杀了我……!!」彻底绝望的田虎抬起自己已经没有手指的手掌,更是哀求般的仰望着田言,四目相对间却只看见更加残忍的阴毒!「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你不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我父亲吗?」闻言田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只是没想到自己的侄女竟然绝情到如此地步!田言的脸上难得露出笑意,得意的点了点头「就是我啊~ !你们查验他尸体的时候难道没有发现吗?他的狗鸡巴可是被我一脚一脚的踢爆的哦……!」

  「你……你……」

  「二叔何必如此生气呢,田言只是想要得到关于那个秘密的线索而已,凤翔九天~ !她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一脚将田虎踢翻过去,抬起的高跟靴精准的踩踏在田虎的裆部,「啊……!!」金属质地的贞操带内细小的钢针被直接踩进了田虎的小弟弟内,本已疼得痛不欲生的田虎却突然笑了起来,「枉你费尽心机,可终究只是黄粱一梦而已!」

  「老东西~ !别给脸不要脸……!」尖利的靴跟轻易的划开金属质地贞操带,足跟用力一碾,长达十二厘米的尖利靴跟瞬间刺穿了田虎的子孙袋!「哦……!!」只觉得裆下一凉,针刺般的疼痛感伴随着强烈的尿涨感袭遍全身,田虎朝上仰起身体,眼睁睁的看着田言美腿朝后一带,宛如匕首般锋利的靴跟直接割开了他的子孙袋,两颗蛋蛋掉落到了地上!

  「可惜了~ !二叔从此以后都不能在给我生产做靴子用的狗杂种了……!」
  抬起的高跟靴踩在两颗还在滚动的蛋蛋上,『噗』的一声,蛋蛋的残渣顺着田言的高跟靴底部边缘飞溅而出!「从今以后断绝他的食物,把他妹妹带来,用特制的管子将他妹妹的菊花和他的嘴完全连接了一起,狗就应该吃屎~ !我倒要看看,他还可以嘴硬多久……!!」

  沐浴之后的田言躺在床上,平日里和她几乎形影不离的梅三娘正将脑袋埋在她的两腿之间,灵活的舌头在田言春潮泛滥的蜜穴内快速的搅动着,而田言那双包裹在白色丝袜内的美腿则是宛如蟒蛇般缠绕在梅三娘的身上,双手更是拉扯着梅三娘的头发拼尽全力的朝着自己蜜穴深处按压着,似乎是想要将梅三娘的脑袋都塞进自己蜜穴内!

  几步之遥的地方,田言的傻子弟弟田赐肥胖不堪的身体蜷缩在墙角,双手捧着姐姐田言换下的高跟靴,鼻子伸进靴筒内贪婪而急促的呼吸着,另外一只手则是将姐姐穿过的黑色丝袜熟练的套在裆部被姐姐踢爆了一颗蛋蛋的小弟弟上,快速的撸动间满脸的享受表情!

  世人皆知,农家第一高手是田赐,一个傻子。可他们却不知道,这个傻子是被他姐姐田言一手炮制出来的!田言和当年百越之地那位被奉为女神的『焰灵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尚且年幼的时候,田言按照『焰灵姬』给自己的办法配置各种药物,强制性的让弟弟田赐吃下,那是可以将他武学潜力完全激发出来,可是却损害智力的极端禁术,可这不是正合田言的意吗?一个武功高强却傻得只听自己话的弟弟可是绝佳的掩护,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每次田言都会用自己的圣水混合着洗脚水给田赐熬药,久而久之,田赐已经离不开姐姐的绝美玉足和散发着淫靡气息的圣水了!

  「嗯……!哦……!嗯……!!」

  放浪淫靡的呻吟声中,田言的娇躯诱人的颤抖着,一股股甘甜的淫液顺着张开的蜜穴喷射进了梅三娘的嘴里,不敢有丝毫耽搁,梅三娘快速的吞咽着来自于主人的赏赐。高潮之后,田言一脚将梅三娘踢开,另外一位看样子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快速爬了过来,为主人清理高潮之后的残余。

  「阿赐,过来用狗鸡巴给姐姐按摩玉足……!」

  仰面躺在床上,高潮之后的田言白皙俏脸上泛起阵阵潮红,即位侠魁不久,农家各派势力明争暗斗,田言除了去地牢羞辱完了一会二叔之外,还抽空去踩死了十几位不服自己的农家小头领,那些贱货,害的田言的玉足都有些累了!「哦~ !」兴奋的田赐恭恭敬敬地将姐姐的高跟靴和丝袜放下,四肢着地像条狗一样爬到了姐姐脚下,跪直了身体,将裆部那红肿坚硬的小弟弟正对着姐姐掩映在白色丝袜内的足底伸了过去!

  红肿的龟头部分抵住姐姐的白丝玉足,丝袜的柔滑带着触电般的快感让田赐几乎都快忍不住了!「要是敢射出来,我就再踢爆你另外一颗蛋蛋~ !」吓得田赐浑身一颤,两年前自己不小心将精华射到姐姐丝袜玉足上,惹恼姐姐之后被活生生的踢爆一颗蛋蛋的场景还记忆犹新,要不是田赐苦苦哀求,田言可能会直接将他两颗蛋蛋都直接踢烂!强忍着喷射的欲望,田赐扭动着身体,带动着坚硬如铁的小弟弟顺着姐姐的白丝玉足足底部分慢慢的摩擦着,脚底微微的瘙痒感和小女孩给自己清理蜜穴的快感又让田言渐渐地兴奋了起来!

  「主人~ !阴阳家的公主姬如千泷已经进入蜃楼好几年了,传言她也见到了被阴阳家关押起来的焱妃……」挥了挥手,田言冷笑一声:「姬如千泷?就高月那个小丫头吧?倒是焱妃啊,可惜了,可惜了……!」瞥了一眼正在用小弟弟给自己按摩玉足的田赐,满脸通红的田赐已然的快要憋不住了,田言厌恶的皱了皱眉,顺势朝下,用自己的脚趾用力一夹田赐那红肿的小弟弟,堵住了他喷射的通道,一脚将自己蜜穴舔舐干净的小女孩踢飞,另外一只玉足紧绷着伸到了田赐的小弟弟根部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微微叉开脚趾,对着那凸出的尿道用力一夹,前脚掌朝下揉着着田赐仅剩一颗蛋蛋的子孙袋!

  「少司命也再次见到了天明,大司命的初恋情人也完全按照您和『焰灵姬』的计划送到了东皇太一身边,为了试验大司命是否对自己忠心,东皇太一让大司命亲自踩死了自己的初恋情人。」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玩弄田赐下体的主人,梅三娘稍一犹豫,继续开口说道:「阴阳家负责和帝国联系的月神似乎也有背叛东皇太一的意思,根据『焰灵姬』的消息,月神已经从焱妃嘴里知道了关于『凤翔九天』更加隐晦的秘密。」

  紧绷着的玉足拍打着田赐的贱根,田言继续玩弄着田赐子孙袋内仅剩的那一颗蛋蛋,时而用力揉搓,时而轻柔摩擦,时而用力一夹。「没关系,『焰灵姬』可谓是除了焱妃之外最接近秘密的人了,与其去招惹阴阳家那些人,不如和『焰灵姬』好好的合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好一个黄雀在后啊……!田言,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 !」

  脸上的笑意瞬间凝滞,脚下没有控制好,憋了太久的田赐瞬间精关大开,一股股浓稠的精华顺着马眼口飞溅到田言的白丝玉足上到处都是!浓稠的精华快速沁进田言的丝袜内,更多的精华则是顺着丝袜朝下滴落!反应过来之后田言一脚将田赐踢开,与此同时,屋外一道火光闪现,大门被悄然推开了!

  几缕青丝随风飘散,白得亮瞎狗眼的肌肤就这样裸露在空气中,凭空飘扬的几缕丝带将美得惊心动魄的女人敏感地带遮掩着,芊芊玉手捏着一位受宠若惊的农家弟子裆部膨胀到了极限的小弟弟漫步而来,修长的手指极为熟练的快速撸动间又控制着他不能射出来,精华在下体快速的积聚着!

  「你听说过欲火焚身吗?」美得妖艳撩人,语气更加充满了挑逗气息的女人嘴里的温润气息萦绕在男人耳畔,玩弄着男人下体的芊芊玉手轻抚的一划!「啊……!!!」莫名的大火顷刻之间在男人的裆部熊熊燃起,焰灵姬火中取栗般的用力一拔,男人的子孙袋竟然是被她给活生生的拔了出来,还连接着男人的输精管,浓稠的精华顺着焰灵姬的手指缝隙朝下滴落!

  一脚将男人踢飞,重重摔在地上的男人身体顷刻之间就被烈火覆盖,痛不欲生的挣扎间焰灵姬赏赐他被活活烧死!握着男人蛋蛋的手指间也升腾起一股无名火,被称为农家第一美人的田言在魅惑众生的焰灵姬面前瞬间相形见绌。走到田言身边,抬起自己那红色绑带高跟靴包裹着的美腿,紧绷着玉足正对着田言的蜜穴就是一脚插了进去!「嗯……!!」不敢挣扎,只能享受,田言可眼睁睁的看着焰灵姬的高跟靴一点一点的插进自己蜜穴内,充实的快感和蜜穴被撕裂的疼痛感相伴袭来,痛并快乐着!

  「多年不见,我最希望见到的还是当年那个韩国公主,对了,她现在改名字叫赤练了吧?田言,你我之间不存在什么合作关系,你就是我脚下的一条母狗而已……!!」

  猛的用力一踩,包裹在高跟靴内的玉足已然是完全插进了田言的蜜穴内,仅剩尖利的靴跟还裸露在外面!再也忍不住了,田言身体剧烈的颤抖间,「啊」的惨叫一声,趁着这个机会,焰灵姬顺势将手中已经被烧熟的蛋蛋塞进了田言的嘴里!「好好的尝尝吧~ !这是主人送给你这条母狗的见面礼……!

  蜃楼之上,欣赏完大司命榨精虐杀游戏的东皇太一悄然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双手结印面前的时空突然裂开一道缝隙,刺眼的亮光闪现之后,东皇太一凭空消失了………

  「快……!继续射啊~ !快……!!」

  十几位健壮男人将一位妖艳女人围着,裆下红肿坚挺的肉棒内,滚烫的精华源源不断的飞溅而出,乳白色的精华全都射到女人的身上,而女人一副享受的样子,那双包裹在黑色丝袜内的美腿时而轻抚那些堪称巨大的肉棒,时而对着男人的裆部子孙袋用力一蹬,若隐若现晦涩符咒的芊芊玉手更是分别握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两根肉棒,控制着精华往自己的脸上喷射!

  就像是在用男人们的精华洗澡一样,只是那些浓稠的精华在触碰到女人娇躯的瞬间就快速消失,女人本就白皙的肌肤在男人精华的滋养下更显柔滑,散发着圣洁的光泽!尽情的喷射中,男人们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直到精尽人亡变成一具具皮包骨头为止!

  「下次换些童男来,这些男人的精血不够精纯~ !」泛着血红色光泽的双眸瞥了一眼脚下虔诚跪伏着的东皇太一,传言中阴阳家的叛徒,被永久囚禁起来的焱妃却更像是阴阳家的主人!东皇太一连连答应,眼前女人的实力他是亲身体验过的,犹犹豫豫间觉得那件事终究还是瞒不过已然是半神之身的焱妃,试探性的问道:「主人~ !姬如千泷好像也练成了您一样的神功,昨天趁着下面弟子不注意,用脚吸干了两位弟子的精血,您看……………」

  微微抬头,偌大的床上却不见焱妃的身影了,一团血红色的雾气弥散在房间内,吓得东皇太一连忙将脑袋伏在地上。「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愧是我女儿,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装作不知道,再挑选一些有资质的送到她身边就是了,这些奴隶有幸被我女儿吸食也算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不敢忤逆,对于已经是半神之身,并且掌握了阴阳家最终秘密的焱妃安排的事,东皇太一只能照办。

  那团血红色的雾气渐渐地汇聚到一起,一只小巧玲珑的玉足从雾气中伸出,踩踏在东皇太一的头顶!「主人饶命……!主人饶命……!!」吓得浑身一颤,卑贱的跪趴在地上,东皇太一知道这是焱妃在探知他的想法,无论是谁,在半神之躯的焱妃面前都没有秘密可言,唯一能做的就是心甘情愿的匍匐在焱妃玉足之下成为一条摇尾乞怜的贱狗!

  「对了,阴阳家里资质最高的应该是少司命吧?」雾气散去,更显妖魅的焱妃两只脚都踩踏在东皇太一的头上,手里却多了一块玉吊坠,那是她丈夫,也是上任墨家巨子燕丹留给她的唯一遗物。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六魂恐咒就是她亲自施加到燕丹身上的,而燕丹最终也是被她的玉足给踩死的!

  用力一捏,玉吊坠瞬间碎裂成细小的粉末,随手一丢,随风飘散。「顺我者,就像你一样变成了我脚下的狗奴,逆我者就变成了我脚下的冤魂~ !都渴望凤翔九天,可凤凰涅槃的痛苦谁人可知?」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老色哥 laosege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